导航:首页 > 女装百科 > 最新章节他的睡衣

最新章节他的睡衣

发布时间:2022-10-06 11:17:14

Ⅰ 知阅小说网 苏熙小说名字

书名:总裁老公追上门
摘录:只见苏熙幽幽转身,她不解的看了看年司曜,为何年司曜还在楼下?他难道不打算睡觉?

年司曜对着苏熙微微一笑,“熙熙,快去睡觉。复制网址访问 ”他催促着,为了掩盖之前的尴尬,可惜满腹的柔情来不及全部收回。

“我不困。”苏熙摇摇头,这才想起,她因为睡过头,头疼欲裂的事情。

“上去吧!”年司曜依旧催促着,他嘴角的笑意好似一场精心安排的阴谋。

苏熙走后,年司曜整理整理自己的睡衣,今夜注定无眠,他还有要紧的事要做。

夜里,苏熙辗转难入眠,睁着眼看着天花板,无聊的对着吊灯发呆。

一早苏熙就睁开了眼,下半夜想要勉强眯一会也没成功,她感叹的摇了摇头,睡眠质量与日下降。每天醒来,都是一脸疲惫,苏熙考虑养生问题,或许她真的该好好调养身体了。

这一段时间,苏熙几乎宅在家里不曾出门,她起床后如同往常一般,径直走去大厅。

佣人们毕恭毕敬的对苏熙打招呼,她一向和善的点头。

“夫人,早上好。”

苏熙已经习惯年夫人的身份,想到不久后就要离开年宅,心理忍不住有些失落。这个地方留下了不少回忆,苏熙将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脑中赶出去,值得怀念的地方何止年宅。

“夫人,这是总裁给您留下的信件。”

苏熙的思绪被打扰,她接过信件,一脸疑惑。

“司曜人呢?”年司曜已经多年未曾给苏熙写过信了。

“总裁一早就去机场。”

闻言,苏熙赶忙将信件拆开,对年司曜她越来越不了解。

信上只有短短几句话,苏熙片刻功夫就看完了,她深深吸了一口气。从未见过年司曜如此固执,她与年司曜该何去何从?

“熙熙,我走了。我知道你原则性很强,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,但希望你能放弃离婚的想法,我们之间还差一个机会。我期待有一天,我们能重新开始。”

机会?他们之间早已结束,何来重新开始?

罢了,苏熙摇摇头,将信纸放回信封,尽管如此依然无法动摇苏熙离婚的决心。

越是挽留,苏熙越是要分开,以往心安理得霸占年司曜的好,却未想过他心中的苦。如今,是时候将他放开,让他有机会结识更好的女人。

说来年司曜对苏熙了解透彻,明知道她固执,所以干脆回法国,至少暂时避开离婚的争论。

收起混乱的情绪,苏熙镇定如常,她来到餐桌前,随手翻开今晨的报纸。

醒目的头条,让苏熙的心揪了起来,“傅氏总裁深夜携美伴回私宅”。

傅越泽回来呢?

竟然没有像以往那般第一时间告知她,而且还带了一个女人回来。

苏熙有些心痛的看向报纸上偷拍的照片,女人小鸟依人的窝在男人怀里,男人一脸刚毅,眼里透着一股疼惜。

以往从未见过傅越泽对别的女人如此,或许这个女人真的不同。

傅越泽一向是娱乐新闻追逐的对象,但他未曾和别的女人如此亲密的出现在新闻中。

破天

苏熙坚持将下面的内容看完,这个只露出半边脸的神秘女郎,原来是傅越泽在美国结识的。传闻,傅越泽许久未回国就是因为这个女人,他们在美国四处游玩,亲密无间。

报纸被苏熙推到了一旁,不想继续看下去,能够刊登傅越泽如此私人的报道,一定是经过他的首肯。

看来他对这个女人非常不一般,一想到这苏熙心里就不舒服,这明明是应该开心的一件事,但为何产生这样的情绪。

一大早,苏熙因为年司曜和傅越泽烦透神。早餐也没有什么胃口,苏熙无聊的等待着苏梓轩和年星辰醒来。

然而上天一定是嫌苏熙还不够乱,所以特意将傅越泽直接传送了过来。

一大早,傅越泽就赶来年宅,他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。

还没有从报纸的打击中缓过来,傅越泽本人就出现在苏熙的面前,这让苏熙更是不待见他。

苏梓轩见到傅越泽显得格外的兴奋,他已经好久不见爸爸了。前几天他对傅越泽撒娇,要傅越泽回A城必须第一时间来见他,还要亲自送他上学一个礼拜。

“爸爸。”苏梓轩放下手中的碗筷,开心的对着傅越泽招手。

“轩轩。”傅越泽心情不错的回应着苏梓轩。

大抵是被苏梓轩感染了,年星辰见到傅越泽也给面子的开怀大笑起来,苏熙看着对面笑的欢快的一对儿女,脸上更冷了。

许久不见,傅越泽清瘦了不少,苏熙眼尖的看见傅越泽脸颊上小小的伤口,应该是早上刚刮过胡子。

这让苏熙想起头条照片上傅越泽脸上的胡须,他极少蓄胡须,难道是迎合那位神秘女郎的特别爱好?

苏熙在心里暗暗鄙夷自己,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什么,越来越像个妒妇。

干嘛要那么在意傅越泽?

傅越泽和别的女人打得火热,这不是一件好事吗?

也省得傅越泽来纠缠自己。

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的傅越泽,对着苏熙温和的笑了笑,他越来越温柔了,苏熙将傅越泽的改变都看在眼里。

“等会我送轩轩上学。”傅越泽的嗓音有些沙哑,不复以往的干净清澈。

苏熙淡淡的看向傅越泽,心里还在跟自己生闷气,脸色自然也不会好看到哪里去。

初初病愈的苏熙带着一股弱态,她清冷的声音还带着些许鼻音,整个人不似以往那般不可接近。

“嗯。”简直直白的一句,苏熙连话都不想和傅越泽多说。

苏梓轩看出了苏熙的异状,他不解的看向苏熙,不知道爸爸又是哪里得罪了妈妈?

早就习惯了苏熙这样的态度,傅越泽的脾气已经被苏熙磨得越来越好。

无论多么高高在上的一个人,一旦爱上了另一个人,在包容另一半的无理取闹后,多么坏的脾气都会慢慢变好。

年星辰一脸茫然,她嘴鼓鼓的看着碗里的点心,整个大厅安静的只听到年星辰咀嚼的声音。小小年纪牙齿倒是长得锋利,稍微硬一点的东西也能自己咬烂。

见苏熙一直低着头,傅越泽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他径直走到沙发跟前,独自坐下,静等苏梓轩用完早餐。

宠婚之鬼医小妻

“爸爸,这么早,你吃早餐了吗?”既然妈妈不心疼爸爸,那他来心疼爸爸。

听到苏梓轩如此关切的声音,傅越泽欣慰的笑了,他对着苏梓轩说道:“已经吃过,你多吃点。”

以往和苏梓轩的相处,过于严肃,傅越泽已经错过了太多家庭的温暖。不能因为家里缺了苏熙,就无视自己的儿子,他应该对苏梓轩好一点。

傅越泽从美国回来,就决定要好好珍惜身边人,加倍的对苏梓轩好。这个世界上不仅仅爱情,任何一种感情都值得被珍惜,原本苏梓轩就没有一个好的童年,而自己却硬生生的不断催熟他,让他的童年更加不完整。

从今以后,傅越泽会补偿苏梓轩美好的童年,会给他最大的自由,给他温暖的父爱。

就连苏梓轩都觉察到傅越泽身上的不同,然而苏熙却依旧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,明明傅越泽看上去要脆弱不少,但她却选择不闻不问。

“我吃饱了。”像是赌气,碗里还剩下一半,苏梓轩就不想再吃了。

以往苏熙一定会哄着他吃完,但今天苏熙没有多说什么,任由着苏梓轩离开餐桌走向傅越泽。

她知道苏梓轩在为傅越泽鸣不平,但她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,难道要告诉傅越泽她很不开心,不开心他从美国带回来一个女人。

她要用什么身份去质问傅越泽,她和傅越泽之间已经尴尬的不剩一点旧情,她都要觉得自己不可理喻了。

正如在高烧时迷糊的喊着傅越泽,这种潜意识的行为,让她极为不齿自己。明明亲手将傅越泽推开,现在又这幅心思,她彻底混乱了,变成了自己以前讨厌的模样。

看向傅越泽和苏梓轩的背影,苏熙在心中暗暗自责,她的行为都已经惹得苏梓轩不满了。她这个母亲越来越失败,对不起苏梓宸也对不起苏梓轩,她该怎么办?

苏熙无奈的看向年星辰,年星辰是一个爱笑的孩子,简单的小事都能让她开心好久。

有时候不得不羡慕年星辰的无忧无虑,羡慕她嬉笑开朗的性格,好在三个孩子还有一个能幸福的成长。只期盼未来年星辰也不要遇到什么大挫折,能够正常快乐的长大。

车上,傅越泽和苏梓轩正热络的聊着,苏梓轩有好多话要说给傅越泽听。

“爸爸,你这次去美国真的好久。”苏梓轩撒娇着说道,语气中带着一丝抱怨。

“有些事耽搁了。”傅越泽刚说完就忍不住咳嗽了起来。

苏梓轩见傅越泽身体有些不对劲,便急切的问道:“爸爸,你看上去不太好。”傅越泽的不好太过明显,明显的小孩子都能看出来。

一直身体结实的傅越泽,这一次不知道怎么呢?不仅脸色有点苍白,就连身体都清瘦的有些虚弱。

“没事。”傅越泽若无其事的说道,他的身体的确不太好,但他并不想苏梓轩为他担心。

“要不,我们去医院看看吧!”早熟的苏梓轩才不会被傅越泽这么简单的一句打发,他能听出傅越泽的声音透着虚弱,这是以往都没有见过的。

“不需要,我送你去上学。”傅越泽淡定如常,他是铁铮铮的汉子,怎么能让儿子为自己操心。

“不,我要去医院。”苏梓轩倔强的说道。

“不行。”傅越泽语气变得严肃起来。

Ⅱ 脱掉她的睡衣(寻找小说)

小说就在你脑子里

Ⅲ 最新小说

红袖添香又出新品啦,11月宅在家里看小说是最好的选择
介绍给大家我最近看的小说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
1、《绝情总裁的弃妇》文 / baobaoaiwan
突然的一纸离婚协议书摆到她的面前,彻底粉碎了她平静安宁的家。

“你在开玩笑么?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!”她说。

“不。我给你三天时间,你要是还不签字,我会让你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的!”他撂下狠话,提着公文包离开。

“为什么?”她追问。

“知道我最讨厌你哪一点吗?就你现在这种软弱可怜的寄生虫模样,因为怕离了我活不下去,因为怕饿死街头,所以抱着已经没有半点希望的婚姻,像抓着一根救命草,你这样低贱的女人,谁会喜欢?”

她明白了,拒绝了一栋别墅和五百万的赔偿条件,换回了女儿的抚养权。

几年后,她再次出现在他的生命中,活得风生水起……

2、《残酷总裁的情人》文 / 尘菲烟
“怎么?你不是很有经验么?还需要我教你身为情人最基本的义务吗?”

他霸道的侵占她的一切,欺凌,玩弄,将她从天堂置入地狱。

他说:“何以琳,只要我不放手,你永远都在我的手里。”

当真心被仇恨洗礼,留下的,只是千疮百孔的情殇。

四年后。

她再次归来,回到这个有他的城市。

但他的记忆里,却隐藏了她的身影...

【父子版】

“坏银大叔!”

“自己摔倒还怨别人,无理取闹,八成是基因遗传。”如果他知道小鬼的父亲是谁,他一定会后悔说出这话。

“你怎么知道?码麻说我跟把拔一样不讲理。”

3、《总裁霸爱:欺上八亿新娘》文 / 随月流音
OK,既然她能逃离他五年,她就再逃离他五年。

可这是怎么回事?两个小家伙居然叛变?

有没有搞错,这个男人是在欺负她耶!

四岁的大儿子:妈咪,爹地说晚上你们要‘做事’,等会儿送我和弟弟去外公外婆家。

四岁的小儿子:妈咪,其实爹地长得不错,虽然还比不上我,你就从了他吧。

……

深呼吸,咬牙切齿的暗自催眠道:我忍?我忍!我忍。

……

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将她狠狠地压倒,一只手从下摸到她的睡衣内,邪魅的对着她笑道:怎么你不愿意,别忘了,你是我花八亿买来的。

想逃,那就试试,我一定让你今晚下不了床。

4、离婚人家 文 / 轻若羽

时代在前进,农村一批批的剩余劳动力跟着时代的脚步进入了各个城市,成为了一道新的靓丽的风景线,,他们的腰包鼓了起来,可他们的感情和责任呢?有了民工的付出,城市也繁华起来,可在繁华的背后,掩藏了多少他们远别父母孩子的辛酸,谁又来关心在老家留守的老人、孩子们?这世上,不是什么都是可以用钱能买到的,年轻的父母们,物质富足了,你们的精神是否有些贫乏,当你们即将要“桥归桥、路归路”时,请你们为老家留守的父母、子女多想一想,他们也需要情感的抚慰。
——题记


“萧儿,你爸爸妈妈离婚了怎么办?”院子里,七岁的萧儿玩着泥巴,奶奶忧心忡忡地说。
萧儿没有说话,只扁扁嘴。奶奶看了她一眼,叹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,进屋去了。
萧儿见奶奶走了,手也跟着停了下来,大眼睛里满是和她年龄不相称的忧郁。随即,萧儿也站起身来,进了屋,她默默地打开了电视,电视里正放着《喜洋洋和灰太狼》。她浏览了一下其它频道,因为奶奶的话,她没有心情看下去,于是她有关了电视,走到奶奶的屋里,奶奶正在给蚕子喂食,她就站在旁边看着白白胖胖的蚕宝宝。
奶奶见她进来,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。“奶奶,他们真的要离婚吗?”好半天,萧儿才吐出了这句话,她没有称呼那离婚的两个人为爸爸妈妈。
“噢!”奶奶看了她一眼,萧儿的脸色很平静,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“那你要跟着谁呀?”奶奶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要跟着谁呢?一个是爸爸,一个是妈妈,两个都是和她血脉相连的人,爸爸妈妈对于她来说,既陌生,又熟悉,熟悉的是在电话里,一个男人叫爸爸,一个女人叫妈妈。在她牙牙学语的时候,她就知道这些了。还有就是,他们会隔两年三年回来一次,来看看她这个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女儿。她和他们见面的次数在她的心里是屈指可数,哈哈,现在这两个从来没有给过她父爱母爱的两个人竟要离婚了。她想到这里,小小年纪的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。
“那你要跟着你爸爸还是妈妈?”奶奶间萧儿不出声,又问。
萧儿撇了撇嘴巴,她谁也不想跟,她和谁都没感情,她本来就是爷爷奶奶带大的。
“要离,离了都不准再婚!”萧儿抛下这句话,转身就走了。
奶奶抬起头,看见的是萧儿的背影,她一阵错愕,这像个七岁的孩子说的话吗?
其实,萧儿也明白,爸爸妈妈再不再婚,又岂是是她能做得了主的?只是她不想要别人来分享她的爸爸妈妈罢了,尽管没有什么感情,可毕竟也是她的爸爸妈妈啊。
萧儿走出了院子,院子外面是一大片竹林,她走过竹林下面的小道,前面又出现了一户人家,那里住着和她一样大的小伙伴琳琳,琳琳的爸爸妈妈也在外面打工,可她爸爸妈妈不是好好的吗?别人的爸爸妈妈都没有离婚,可偏偏自己的父母要离婚,萧儿有些想不通了。
其实像他们这样的留守儿童,在他们这个地方一抓就是一大把,从小不知父爱母爱为何物。反正,到时爸爸妈妈会邮钱回来,他们不缺吃,不缺穿,不缺钱,可缺的就是爸爸妈妈温暖的怀抱。
萧儿的身子很单薄,爷爷奶奶都拿她当宝贝,可是,她老还是觉得缺少什么。
“萧儿,你来啦!”琳琳在屋里就看见萧儿进来院门,她连忙从屋里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。
“嗯,琳琳,我们来玩跳绳吧!”到底是孩子,萧儿一见琳琳春花般的笑脸,竟然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。


奶奶一直望着萧儿单薄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口,若有所思,一抹酸楚的无奈爬上了她沧桑的脸。有今日,和别当初?她又记起了萧儿曾经说过的一句和她年龄不相称的一句话:“既然娶了她,就要爱她。”
现在的孩子不只是生活条件好了,还是看电视剧看多了,都早熟,连大人心里都没掩想的话,他们小孩子竟然能脱口而出。
儿子十几岁就出去打工了,倒也孝顺,样子也长的很帅,人也聪明,懂事,他们是自由恋爱的吧。对于儿子们的婚事,他们从来不干预,只要他们相互喜欢就好,想当初,他们这样做,在现在儿子失败的婚姻面前,不知道当初的决定是对是错。
当初,儿子把儿媳妇带回家来的时候,说老实话,拿他们的眼光,他们根本就看不上,因为媳妇的身体很瘦弱,风一吹,仿佛要倒似的,凭他们在当地的声誉和家庭条件,他们会给儿子找到一个条件更好的,可儿子都把人都带回家来了,马上要结婚了,她和老伴无法说什么,也只好作罢。
可他们还是一致认为,年轻人在外面打工,他们有他们的追求,有他们年轻人的观念吧。只是在结婚的那天,他们叫住儿子,语重心长地对他说:“结了婚就是大人了,以后要好好过日子。”
他们是个朴实的农民,没有豪言壮语,就这些平平常常的碎碎话,虽然媳妇不尽人意,但是开明的两个老人还是希望他们幸福快乐。
婚后的媳妇,性格很绵软,对他们二老倒尊敬有加,可他们总觉得媳妇似乎少根筋,因为平常要不是他们指派他做点什么,她就不会帮他们做点什么。
做公公的是个勤快人,老在婆婆面前抱怨,她倒是个大度的婆婆,反而安慰老伴:“他们过了年就走了,从小就在外面打工,家里地里的活都没有干过,你还指望她帮你干什么呀!”
过了年,儿子媳妇又出去了,倒也没有听到他们吵架什么的,直到媳妇第二年怀了萧儿,回老家来生产,他们才有跟媳妇住在了一起。生了萧儿以后,她又跟着媳妇一起去儿子工作的地方,带孙女,直到七个月大,为了减少儿子们的负担,她毅然带着萧儿回到了老家,担起了抚养孙女儿的责任。萧儿在他们的精心抚养下,身子虽然单薄,倒也健健康康,就是从小她仿佛比同龄的孩子心重,说话老气、独到,常常令他们大人瞪目结舌。
那天她和老伴、萧儿一起坐在那里看电视,不知说着什么,她爷爷玩笑说:“萧儿,你奶奶不听话,我们不要她,好吗?”
“你既然娶了她,就要爱她。”萧儿瞪了爷爷一眼,斩钉切铁地说,弄得两个大人哈哈大笑。
如今,儿子和儿媳妇要离婚了,从小和他们离居,一点感情都没有的萧儿来说,她又该怎么想啊?


老人喂完蚕,走出门外,看看院子里没有了萧儿的身影,知道她又往琳琳家去了,她在院子里坐了下来,看看在院子里,那几只觅食的老母鸡,心事重重,思绪万千。
听说儿子要离婚,她给在那里的妹妹打了个电话,想问问情况,可妹妹说;“你不要管了,他们走到今天,在几年前,我就知道的后果,不懂事时,他们可以胡闹,但懂事了,谁还受得了那个罪。”当她还想要妹妹说详细些时,妹妹就挂了电话,她觉得懊丧不已。
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,是她的儿子耶,能不管吗?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能这样?恋爱结婚时,不顾家里的老人的感受,现在离婚时,不但不顾老人的感受,还更加不顾孩子们的感受,这真的是时代变了吗?可儿子媳妇出门在外,她像管也管不了,面对儿子以及儿子离婚的事情,她觉得从没有过的一种无力感。
现在社会在前进,时代在改变,有能力的人都出外打工了,家里都是老弱妇孺,老人们都别无所求,在家里养大了儿子,儿子飞了,又得含辛茹苦地带着孙子,他们为的是什么啊?
城市的钢筋水泥建筑一幢幢地像大山一样地崛起,出外打工的人,也带回来了一沓沓的钞票,乡里的日子过得并不比城里的人差,可是,那道德,哪人心呢?那农民特有的憨厚呢?老人对这些很不解,动不动就兴着离婚,离婚就真的那么好玩吗?那么不负责任?可她在电话里一提起,儿子只是沉默,没有像别人那么头头是道,只是淡淡地说:“谁不想好好过日子?可就是过不下去啊!”
听到儿子无奈的话语,她也只好沉默了,算了,随他们闹去吧!
虽然儿子和妹妹没有告诉她,他们为什么离婚,但多多少少地,他们也听到了一点点风声,说媳妇爱打麻将,一打有时一个通宵,上班没精打采的,上班累了一天的儿子回家,冷锅冷灶,没有饭吃,她尽管很心痛儿子,但那也是他们小夫妻之间的事,她这个做婆婆的也不好说什么,可离婚在这个地方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,虽然现在这个社会,离婚见怪不惊了。
在他们这个小山村里,他们算是开明的父母,特别是年轻人感情的问题,也许是电视剧看多了的缘故吧,她和老伴特别理解并能以正确的态度对待这个问题,尽管如此,心里还是不是滋味,毕竟是自己儿子的事啊!要是旁人的事,她还可以洋洋洒洒地劝和,可落到自己的头上,居然让她无措了。
现在的年轻人也太不负责任了,一高兴,就恋爱、结婚,不考虑父母的感受,现在又要离婚了,不但不顾虑父母的感受,连子女的感受也不顾了,这是什么跟什么呀?


她抬头,看看院墙外,在风中婆娑的竹林,那竹林间啾啾的鸟鸣,更显出此时山村特有的静谧,然而她的心却还是难也平静。
她想起了多年前自己的一个弟弟,因为离婚,她的那个善良的母亲差点被人们的唾沫星子淹没的事情。
父母生育他们七姊妹,可算是含辛茹苦,她是女儿当中的老大,对弟弟妹妹的脾性都了如指掌,她知道弟弟那时的婚姻是父母包办的,可那时候,由于子女多,家境贫寒,也不能怪父母啊!那时候,像他们那样的家庭,要娶个媳妇有多难啊!小弟在离婚时,父母的眼泪,姊妹们的劝说,也没有拦住弟弟铁了的心,最终,弟弟还是走上了那条不归路。
记得他当时劝弟弟时,弟弟就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姐,你就别拦我了,她就是今天跟我结婚,明天给我离婚,我也愿意!”听着弟弟决绝的话语,她也无语了,弟弟还告诉她,他别无所求,他仅仅想找一个贤妻良母。
可古谚话就说的好,“嫌妻没好妻”啊!弟弟就应了这句话,最终没有如愿以偿。现在儿子,又要离婚了,时代虽然是变了,她不会承受母亲那一代人因为儿子离婚所要承受的痛苦,但是,她怕儿子再步小弟的后尘啊。
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!要是离得近,她和老伴还能管管他们,可这么远,鞭长莫及啊!打工打工,又好又不好哦!
“奶奶!”不知什么时候,萧儿也回来了,她一进院门看见望着天空发呆的奶奶,就叫她一声,把她从遥远的空间里拉了回来。
“哦,萧儿,你怎么就回来了?”她的目光落在了萧儿单薄的身子上。
“奶奶,天快黑了耶!”萧儿走上前来,撒娇地抱着奶奶的脖子说。
“哦!”她才注意到,天已经暗了下来,更多的鸟儿已在竹林间息落,那几只老母鸡早也进来鸡圈。
她笑笑,把萧儿从背后拉过来,搂在怀里,用布满沧桑的生满老茧的手摩挲着孙女儿的头发,轻轻的说道:“萧儿,不管怎么样,你还有爷爷奶奶呢!”
老人抬头又看向远处暮霭中的远山,眼里露出了坚毅的光芒,儿子媳妇的事,她现在是管不了,但孙女儿在面前,她一定的管好她。
萧儿在奶奶温暖的怀抱里点了点头,自小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的她,觉得爷爷奶奶比爸爸妈妈重要得多。
暮色更浓了,远处的房子有些也炊烟袅袅了。
“走,陪奶奶做饭去。”奶奶站起身来,拍拍身上的衣服,拉起萧儿进了厨房。
天,完全地黑了下来,山村的万家灯火更显静谧……

Ⅳ (现代短篇小说)李俊衡

        2022年6月20号,番华市。

        在中俄的班机上走出了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。

        他叫李俊衡,容貌相当俊秀,但面色却异常沉重。

        只见他上身穿着清凉短袖,下身穿着薄款牛仔裤。缓缓的拖着他在一年前在地摊上买的的行李箱走出了出站口。

        他缓缓抬起左手、面色深重的看了一下手表,秀眉微蹙的在出站口打了一个出租车径直上了东南军区。

        到了晚上六点,他回到了家中。

          只见一名穿着睡衣、敷着面膜的漂亮女子很敷衍的跟他打了一声招呼就忙自己的去了。

      而这名敷着面膜的女子正是他的老婆——海月。

          海月见李俊衡回了卧室,就继续在她家的宽大的客厅沙发上躺边刷着视频嘴里边吃着零食。旁边地下还有一个小电饭煲,在煮着燕麦粥。

        “叮叮叮。”

          这时大厅座机突然响起。响了四五遍她才艰难的支起身子,看见又停了,然后又瘫坐在沙发上刷起了微博。

          “叮叮叮。”

      一会儿,当铃声再次想起,她才缓缓伸手接起了电话。

    “这是李俊衡他家吗?”电话那头一个深沉而略带愤怒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。

      “是啊!怎么了?”敷着面膜的女子惊讶道。

  “这真是李俊衡他家嘛?”电话那头的男子继续确认道。

    “是啊,”她有点不耐烦的回道,继续刷着微博。

    “李俊衡今天回单位,呆了片刻,突然之间冲向我就打我,我都不相信,我是他的领导,他竟然敢打我。然后我就昏迷了,现在才醒。”电话那头的男子情绪非常激动的说道。

    “不好意思啊!领导,他这几天心情不好,请您原谅。”她道。

      “然后他又在单位做了很多出格的事情,我怀疑他得了精神病你应该带他上医院好好检查检查。然后再写一份检查送到办公室,扣他一年奖金”电话那头的领导愤怒道。

          “哦,那其他人没事吧?领导。”她略带焦急的道。

            “其他人倒是没事。我给李俊衡三个月假期,让他好好在家调养调养,三个月之后让他归队,如果不是那么多人替他求情,我就把他开除了。”领导义愤填膺道。

            “领导,你不生他的气就好。他就是那样的人,你不要跟他计较。”海月道,

            然后放下电话,继续躺下刷微博。

          过了一会儿,座机又响起,她还是像刚才那样等了四五遍才接。

      而这时她又开始刷上了某宝的服装首饰。

    “海月姐,明天咱们俩上街做头发去啊?”电话那头一个非常甜美的女声响起,是她的闺蜜小兰。

      “好啊!你说你姐夫从外国回来给我带什么礼物回来了?竟然是现在都没有几个人读的破诗歌,你说你姐夫土不土?”海月一开始就跟他的闺蜜埋怨道。

        “我姐夫从外过回来了?听说他们团只有区区几人回来,他应该是最后一批回来的。”

          “新闻上说他们大胜而归,可是我听他的同事说他们团只有几个人回来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小兰道。

        “我也不知道,他回来也没有说,就是把他的领导无来由的揍了一顿?你说他是不是有病?”海月一脸愤慨道。

        “那怎么办啊?我姐夫没有被开除吧?”小兰道。

      “那倒没有,只不过是扣他了一年的奖金,然后让他在家调养三个月。”海月道。

    “没有开除就好。”小兰附和道。

      “你说明天咱们俩上哪个美发店做头发啊?”海月询问道。

        “那就上上个月在万达广场新开的那家。然后咱们俩再好好逛一逛。”小兰道。

        “好,可以。”海月道。海月放下手里的电话,继续看某宝的服装跟首饰。。。

      当晚深夜李俊衡就发了高烧。直到第二天十点才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 只见他满脸通红、艰难的支起身子,下了地。

        上抽屉里面寻找药没有,四处呼喊却没有人回应。

        他只能穿起衣服,颤颤巍巍的来到大街上。

        此时他觉得所有人都在看他,所有人都在谈论他,更神奇的是他现在好像能听懂别人心里在想什么:

        “这个男的长的真蠢,就穿这样就上了大街,也不嫌丢人。”

          “就是这个男的,他是害死了他们团的所有人,警察,快抓他,快抓他。”

        “就是男的引起了战争,是所有人类的罪人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“团里那么多人都死了,可他却活着,他一定是奸细,别让他跑了。”

          这令他感到非常恐慌跟害怕,连忙在心里面否认,可是却得不到别人的信任跟谅解,一直认为世界上所有的罪行都是他干的。

            他立马撒丫子就跑,可是他跑到那那都是人,跑到那那都是狰狞的面目跟恐怖的声音。

          他只好累的躺倒在地,口吐白沫,以投降的姿势躺在地上说着含混不清的话。

        一会儿,周围挤满了一群人,把他送进了精神病院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

   

     

   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

     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
     

Ⅳ 《深夜,穿睡衣的美女睡在家门口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下载百度网盘资源,谁有

《深夜,穿睡衣的美女睡在家门口》网络网盘txt最新全集下载:
链接:https://pan..com/s/1j--aIEuO2-_YIIgjvMIyLw

?pwd=l7pi 提取码:l7pi
简介:
“天,你爱我吗?”如嫣又问到了她经常问楚天的问题。
“爱。”楚天的答案也是一成不变。
“有多爱?”如嫣继续追问。

Ⅵ 求竹马翻译官大结局和番外😊😊

第二百八十八章 婚礼


那天夜里微恙一直睡不着,就算是因为肚子里的新生命闹腾而疲劳也是睡的不安稳,想起明天的婚礼,她的脑子就沉浸在又期盼又惊喜的状态里。(小说1314最新章节首发)


其实严格说起来,很早的时候,她跟墨深就已经是法律上的夫妻了,对于那张离婚协议书,上面只有她一个人的名字是不可能成立的,可是她骨子里毕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放,总觉得那场至今也许别人认为不算太重要的仪式,在她眼底还是重要的。好像只有这样,墨深才能完完整整的属于她一个人的,她那些年的爱和等待终于能够圆满了。


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还是在半夜,耳边有细小的声音,仔细听去,有些稚嫩有些耳熟,睁开眼睛看去,才发现综综趴在她身边,耳朵帖着她的肚子,嘴里喃喃的说着一些听不清的话。


竖起耳朵,她仔细的听去,才听见他小小的声音在跟肚子里的妹妹说话,“宠宠要听话,不能踢苏小微的肚子哦,你看苏小微睡觉都不安稳。明天苏小微就要跟我们的墨深爸爸结婚了,你要乖乖的呆在她的肚子里不许动,等到你出来的时候,综综哥哥会给你吃很多很好吃的糖果。要听话知不知道,宠宠?”


宠宠是综综很坚定的帮她家苏小微肚子里的小孩取的名字,并且更坚定的确认她肚子里的宝宝一定是个女生,像微恙一样淡漠入水,又可爱惹人怜的女生。


因为婚姻习俗,婚礼的前一天,新郎和新娘是不可以见面的,微恙也就在这天跟小综综住在一起,没想到小屁孩还能看出她睡的不安稳,半夜跟她肚子里的小妹妹讲话。


看的出,综综真的很期待有个小妹妹陪伴他,自从知道她怀孕了之后,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“欺负”她了,每天懂事的让人心疼,就连她下楼梯都会跑上去说:“苏小微,我扶你哦,小心一点。”


弄得左右邻居每次看见都捂嘴偷笑说要是以后谁能被综综娶到,肯定很幸福。小综综以后一定会是个好男人好老公,这么小就懂得疼女人了。


“综综?”微恙轻声叫了一句,综综吓了一跳,一双大大的眼睛瞪了她半秒,才说:“苏小微,你怎么醒了?”


微恙坐起身子,轻笑:“睡不着啊,你呢?怎么不睡觉,一个人在那里说什么呢?”


“我在跟宠宠说话啦。”


综综爬爬爬,爬到她身边,他穿着薄薄的小睡衣,短短的小手臂因为这几天的营养终于恢复了肉肉的感觉,微恙抱着他,摸摸他的小粗手臂,心里洋溢满满的幸福。


“明天综综要当小伴郎,要好好的休息,不然会没有精神的。”


“那苏小微明天还要当新娘会更累的。你都不休息的?”他昂着头,一双大眼睛扑哧扑哧的眨着。


微恙换了个姿势,更好的抱着他:“那我们一起睡好不好?谁都不说话,安安静静的睡觉。”


“嗯。”综综小粗手抱着微恙的腰,好久都没有感受母亲的怀抱,让他小小的心底还是很怀念的。墨深爸爸说,等结完婚之后,他们就会把他接到家里去,他可以每天都跟苏小微和墨深爸爸呆在一起,以后等苏小微将宠宠生出来的时候,他已经快到五岁了,这样他就也可以帮苏小微照顾宠宠了。


这般想着,他便沉沉的睡了过去,梦里面有很大的太阳还有大大的房子,他们一家人,墨深牵着他的手,他牵着宠宠的小手,宠宠牵着苏小微,一家人很幸福的样子。他再也不会被被人笑话是没有爸爸没有家的孩子了。

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里有了综综的原因,微恙经久不能平静的心也终于安定了下来,这一次,她睡的特别的好。没有纷扰的梦打扰,一睁开眼就是天亮,天空蓝的出奇,太阳大的非常好。


为她装扮的人是苏烟是,在她眼底永远那么美丽的女人,将她装扮成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,当她穿着雪白的婚纱,站在太阳底下,看着楼下的小区街道上,已经到达的婚车,还有从最前面下来的男子,万分的英俊,在众人欢笑的祝福里,踩着稳健的步伐向这边走来。


手机震动了一下,她打开,里面的信息并不多,一个颇为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信息,短短的几句话,“恭喜你如愿以偿。”


她看着那寥寥几个字,脑海里可能的人浮现出唯一的一张脸,失笑,将短信删除的后一秒,她听见了门外敲门的声音。


隔着卧室的门,她都能听见程威大喊大闹的声音,还有公司一些熟悉的同事欢笑的声音。


她将手机搁在一边,转身,迎接她幸福的门即将开启。


从今天开始,她会记得每天给自己一个微笑。有人说活着就是要有好心情,别让生活的压力挤走快乐。不管昨天发生了什么,不管昨天的自己有多难堪,多无奈,多苦涩,都过去了,不会再来了,也无法更改。就它们各自远走,生活有进有退,输什么也不能输了心情。


清晨灿烂的阳光里,万物在慢慢苏醒,她在里面看见,自己的倒影。


门开了,他站在那里,那个她从小就爱慕的少年,俨然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子,美丽的光辉,如同那一年的初次见面,自清晨的薄雾中走出的偏偏少年。







望亲采纳


Ⅶ 与寂寞有染:我和上司未婚妻小说全集

与寂寞有染:我和上司未婚妻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网络网盘,点击免费下载:

内容预览:
楚小波喜欢站在阳台上,凝视着对面那栋楼第八层的窗户。他搬到这里来的第一个晚上,就是站在这个阳台上,透过那扇窗户,窗帘没有完全的拉上,楚小波看到了屋子里让他激动的一幕。
想起那个晚上,一个星期过去了,楚小波至今还记得,那粉红色灯光下穿黑色睡衣的女人。慢慢的,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撩起了她的睡衣。
修长的大腿,在睡衣的里面,还穿着网状的丝袜。
女人一头长发,微卷。
胸,丰满,腰,纤细,拥有一个模特般的完美身材。
女人的身型,她做出的那些性感的动作,楚小波判断,这个女人有点像少妇,有着少妇的那种风韵。
他没有望远镜,看不清楚对方的脸。楚小波有些后悔了,要是早知道搬到这个新租的公寓中,能够在阳台上看到这么迷人的夜景,他就会去买一个望远镜来准备着。
看不到女人长什么样子,但从她的身材分析,女人一定长得漂亮。而且,是很性感的那种。
楚小波为了防止对方发现他在偷看,进去把灯关上,继续站在阳台上,欣赏着对面的表演。……

Ⅷ 小说女生睡衣描写

一袭酒红色v领睡袍,微露出精致的锁骨,酒红色微卷长发随意披散,纤细的眉,酒红色的眸澄澈纯净又夹杂着丝丝慵懒,琼鼻微皱,红唇轻抿。
少女的身子深陷入柔软的大床内,紧紧裹着薄被,恬静的睡颜被晨光轻轻笼罩,原本柔顺的长发经过一夜微有些凌乱,浓密的睫毛轻颤着……

Ⅸ 施甜梁恭小说什么名字

施甜梁恭小说施甜梁恭小是《纯纯出狱》。
书名:《纯纯出狱》主角:梁恭-施甜-王纯。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随后他第一次走到了我的前面。他转过身子的时候,我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。回了梁恭家后,梁恭家里有女士全新的睡衣和衣服,梁恭解释说他准备了很久,就等着我出狱了。

Ⅹ 陆九城夏笙歌的小说

陆九城,夏笙歌的小说:《陆先生请签字》。

网络爆火小说《陆先生请签字》,是实力派大神“相思梓”精心创作,故事的主人公是夏笙歌、陆九城,深受网友的喜爱。

《陆先生请签字》精彩片段:

她只得仰着头,郁闷道:“九爷,你别冤枉我,我怎么可能离开你?”

她好不容易才拐的九爷同意跟她领证结婚好嘛?

陆九城却没有松开她,而是目光一瞬不瞬,看入她的眼底,“那如果有一天,你的亲人全都反对我们在一起呢?你会选择离开我吗?”

“当然不会!”夏笙歌毫不犹豫道,“他们对我来说,加起来也没有九爷你重要。”

对她来说最重要的爸爸妈妈已经去世了。

而其他的亲人,她不是不想寻找、相认。

但那种心情,与想要跟九爷白头偕老、相伴一生的渴望,是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。

夏笙歌抬手勾住陆九城的脖子,在他唇上亲了一下,“九爷,对我来说,这世上再没有人比你更重要了。所以,我怎么会容许别人来拆散我们呢!”

更何况,她也看出来了。

裘天宇其实也不是真的要拆散她和九爷。

否则夏笙歌早就彻底翻脸了。

陆九城的眸底有光轻轻闪烁,仿佛有什么被压抑的,即将破土而出。

屋中柔和的光线落在男人略显冷硬的脸上。

慢慢的,冷硬褪去,勾勒出男人精致性感的五官轮廓,与眼底深藏的炙热。

夏笙歌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,眨了眨密长的睫毛,声音轻柔,宛如魅语蛊惑,“九爷,你真好看。”

以后,这个好看的人,就是属于她夏笙歌的了。

以后,九爷所有的温柔,也都是她一个人的了。

夏笙歌想着想着,就把心里的念想喃喃了出来:“九爷,你以后就是我的了,只属于我一个人。”

话音刚落,她就感觉天旋地转,被陆九城压在了身下。

陆九城地手撩起女孩的睡衣下摆,掐在她纤细柔软的腰上。

双目染上了点点猩红,声音哑的不像话:“笙笙,今晚可以吗?”

夏笙歌脸上染上了绯红,想起昨晚的难以承受,身体在陆九城的掌心下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
但她却还是毫不犹豫道:“当然可以!因为……今晚不一样。”今天的她和九爷领证结婚了。

虽然没有办酒席,但今晚就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。

陆九城按在她腰上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。

眼底的光芒像是散落开来的星星,一点点闪烁明亮。

与最新章节他的睡衣相关的资料

热点内容
今年最新款中老年马甲 浏览:54
短款西装羽绒服女 浏览:764
男戴帽子风衣图片大全 浏览:691
怎么辨别范思哲裤子真假 浏览:485
男生军绿色裤子搭配浅绿衣服 浏览:570
羽绒服个性广告语 浏览:992
好看的外贸或原创女装 浏览:119
廊坊哪里有加工羽绒服的地方 浏览:458
机车皮衣好看还是夹克皮衣好看 浏览:531
在裤子上扣个洞干 浏览:88
为什么她天生为旗袍而生 浏览:304
薄款风衣里面可以搭配衣吗 浏览:396
机织衣店怎么开 浏览:420
外套结构制图 浏览:408
用线手工怎么织帽子视频 浏览:690
蓝裤子洗后发红怎么办 浏览:490
深蓝色短款羽绒服搭配什么裤子女 浏览:501
中老年的外套上衣 浏览:933
3mm衣针是多少号 浏览:796
宽松棉麻衫怎么搭配什么外套 浏览:86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