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 宝爵科技 官网!

深圳市宝爵科技有限公司

专注高端腕表定制加工Focus on high-end watches custom processing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» 宝爵科技新闻中心 » 新闻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制表是一门艺术吗

CONTACT US

联系宝爵

咨询热线:

0755-61901076

传真:0755-33923387

QQ:604910047

邮箱:rosete@163.com

微信:zanwim

地址:深圳市龙华新区大浪街道白云山新村宝爵科技2楼

制表是一门艺术吗

来源: 作者: 浏览:- 发布日期:2016-09-26 09:56:00 【

制表和艺术总是相伴而行,碰撞启迪,协同并进,有时相互影响,甚至戒备猜忌。然而,与艺术世界长久以来的“暧昧挑逗”,亦或实则雇佣艺术家,是否足以令制表(watchmaking)被称之为艺术(Art),我的意思是,完整意义上的艺术?

一些人坚定不移,郑重其事,认为制表承继黑格尔五项艺术(建筑、雕塑、绘画、音乐和诗歌)。其他人,或许更为清醒,并不认同这种观点,瑞士高级制表基金会文化理事会主席Franco Cologni就是其中之一。Franco Cologni毕其一生都在促进制表文化的传播,但他却表示:“制表师的艺术不是艺术(Art),而是艺术(art)在制表中的应用。二者全然不同。艺术家(Artist)享有充分的创作自由,而(腕表)设计师的自由是有一定限度的,因为后者必须尊重产品和品牌的规则。设计师的艺术与产品主要功能紧密相连,不能偏离也不能忽视。设计师是作品来源之一,作品并不属于他,因而他也不能像艺术家那样签上自己的名字。如果制表是一门艺术,那么可以称它为小艺术(minor art)。”

《记忆的永恒》,萨尔瓦多·达利(Salvador Dalí)油画作品,1931年,

“艺术”的实用性

这样的主张自然引发了一些争议。诸如建筑、雕塑、绘画、音乐和诗歌,以及后来的表演艺术、摄影、电影和连环漫画,这些被“正式”归类为以大写字母“A”开头的艺术(Arts),它们的创作过程就真的完全自由吗?举例来说,建筑和电影显然属于“集体”艺术,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客户和制片人。似乎即使视觉艺术,那些标榜诠释自由的堡垒,也不能完全无视市场品位,甚至富豪的勒令。

倘若没有皮诺(Pinault)和阿尔诺(Arnaults),杰夫·昆斯(Jeff Koons)如何能获得伟大艺术家的称号,或许他的作品直到今天仍是迎合低级趣味的庸俗之作呢?总之,艺术没有确切的定义,它的内涵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。在古代,天文学和几何学被归于维纳斯(九位缪斯女神之一)司管。在中世纪,修辞和语法是人文艺术,而锻造、裁缝、玻璃和刀具制造属于机械艺术。这可能是人文艺术与“机械艺术”(或“奴性艺术”servile arts)最早的区别之一,因为后者将已经存在的有形物质转化为具有实际用途的物体,而前者则无需这样做。艺术(Art)与工艺(craft)之间的(可渗透的)界限开始出现。

毫无疑问,实用性是艺术(Art)和工艺(craft)或应用艺术(applied art)最明显的区别所在。一件真正的艺术作品,仅为沉思的目的而存在。艺术作品的力量(倘若有的话)应该是象征性、引人沉思且具有审美特质的。艺术作品本身是难以捉摸的。一件工艺作品提供预定功能,就钟表而言是报时。在这种严格意义上,无论表还是钟,即便那些饱含艺术构思的专业技术表达,都称不上艺术作品。

“艺术”的高贵性

受制于功能性,制表望向艺术的目光满含艳羡,并一直不断寻找触及艺术高贵性的方式。毕竟,因为种种原因,艺术已经成为最为高尚的人类活动之一。回顾历史,制表也因此与艺术家合作;直接或间接地从艺术家的作品中获取灵感;甚至尝试自身成为艺术(我的意思是,完整意义上的艺术)作品;制表进入了博物馆;制表开始深入人心;制表有了哲学和象征意味......制表也有经济动机,因为艺术虽然缺乏实用目的,但事实上是无价的。

当困顿的保罗·高更(Paul Gauguin)于1895年在马克萨斯群岛绘制的《你何时结婚》拍出3亿美元,当莫迪利亚尼(Modigliani)《蓝色靠垫上的裸女》于2015年11月9日佳士得纽约拍卖会以1亿7,040万美元成交,言语变得苍白。那么,当2014年11月苏富比日内瓦拍卖会上,著名的百达翡丽亨利·格雷夫斯超级复杂功能怀表拍出2,400万美元,是否它就自行成为一件艺术品了呢?也即是,价格与原有市场价值分离,成为纯粹的象征。正如所见,制表和艺术的关系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。